黑人女作家杰米辛蝉联雨果奖,刘慈欣被狗扑上去咬了一口

08-19 17:38 首页 凤凰网文化

现场图


当地时间8月11日晚十时许,第75届雨果奖在赫尔辛基正式揭晓,中国作家刘慈欣长篇小说《三体Ⅲ·死神永生》无缘最佳长篇故事奖,未能续写了2015年《三体》获雨果奖的传奇。该奖项由黑人女作家N·K·杰米辛(N. K. Jemisin)的作品《方尖碑之门》(The Obelisk Gate)蝉联,该作品是她“破碎之地”系列的第2部,其前作《第五季》亦获得了2016年的雨果奖最佳长篇故事奖。N·K·杰米辛也是第一位获得该奖项的黑人作家,以及雨果奖历史上第二位蝉联最佳长篇故事奖的科幻作家。


N.K.Jemisin,黑人女性,《方尖碑之门》的作者


N·K·杰米辛,拥有心理学和教育学学位,作品主题广泛,包括文化冲突与压迫等。她的处女作是2010年的短篇小说《非零概率》,入围雨果奖与星云奖;同年出版第一部长篇小说《十方诸国》,获得雨果奖、世界科幻奖提名,并荣获卢卡斯最佳长篇小说处女作奖。


《方尖碑之门》是“破碎之地”系列的第二部作品。该系列的第一部作品即为去年获奖的《第五季》,该系列的第三部作品《岩石天空》预计于今年出版。


“破碎之地”的背景设置在“静寂大陆”(Stillness)上。太平洋上不太平,静寂大陆也绝不静寂。这是一片饱受地震之苦的土地,每逢此时总是浓烟蔽日,四海鼎沸,动物与植物也培养出了一整套的本能来应对这些可怕的时期——“季”。而静寂大陆之所以能够存续生命,全拜“Orogenes”所赐。他们天生拥有操纵热动力学力量的本领,因此能够平息地震,转移灾祸。但他们并没有当成英雄崇拜,反而被其他人所恐惧,甚至指派专门的守护者来禁锢他们的自由与能力。


第一部的题目是《第五季》,也就是“第五次大灾难”的意思。在这次大灾难中,我们的主人公,小学女教师Essun,也承受着极大的个人悲剧。她的丈夫Alabaster是大陆上最强大的Orogene之一,但却在杀死儿子之后离家出走,女儿也不知所踪。于是Essun走上了寻找和拯救女儿的冒险旅程,途中目睹和亲历了森严的种姓制度对人们的残酷压迫,以及文明趋向解体时的一片混乱。令她意想不到的是,最后她竟然发现,第五季的始作俑者竟然就是自己的丈夫。


《方尖碑之门》


第二部的故事也从此展开。Alabaster吸取了神秘的古代遗迹“方尖碑”的力量,从而成功制造了一次史上最持久,威力也最大的大地震。他的目的是打破病态的社会阶级体系,永远终结“季”的轮回。但使用这不可捉摸的庞大力量不是没有代价的:Alabaster正在慢慢地石化,恐怕无法完成自己心心念念的革命事业。于是他回到了Essun身边,向她传授自己的知识和力量,希望她将未竟的事业继续下去。


我们不难看到,这是一部带有政治意味的小说——这与作者本人对种族差异、文化冲突、社会压迫的长期关注是分不开的。身兼有色人种与女性两种身份,她对这些现状或者说弊病,有着敏感的体悟。从第一部长篇小说《十方诸国》(《遗产三部曲》的第一部),这些主题就一直是她试图通过文字去传达和思考的,坚定地站在女性主义、平权主义的一方。


早在2013年,在澳大利亚的一次演讲中,她就抱怨说SFWA竟然有10%的会员投票支持Vox Day,也就是后来“小狗门”的主将,说他是一个“自封的厌女者、种族主义者、反犹主义者”。两人之间还来来往往展开了几番交锋,结果Day被开除出SFWA,更被《华尔街日报》称为“科幻圈最声名狼藉的人”。


她的立场在去年得奖后发表的一篇博文中得到了鲜明的体现:


“自从去年一群反动主义者大肆贬低我这样的人的人格和作品后,我不知道还有多少科幻粉丝会投给我:一个大骨架,梳着脏辫,致力于反压迫的有色人种女人。”


“但是我忘记了:想搅浑雨果奖的只是一小撮极端分子。这一小撮人的叫嚣很容易便会平息下来,只要其他科幻粉们站起来,只要我们数一数他们到底有多少人,只要他们说出,我们想要富有新意的文学创作,以及富有现实意义的表达。我们每个人都喜欢好的故事,但要想写出好故事,需要的是技巧、勇气与清晰思考未来的能力,而不是戴着一味怀旧,妄想独占特权的眼镜去看待未来”。


越发“政治正确”的雨果奖?


2017年对雨果奖可以说是“拨乱反正”的一年,之前两年多个奖项无人获奖的乱象终于结束了。虽然“小狗”主将Vox Day(就是和N·K·杰米辛论战并被SFWA开除的那位)依然凭借《外星脱衣舞女遭霸王龙后入》获得了提名,但依然挡不住颓败之势。


从今年的入围名单中也可以看出,在六位候选人中,只有刘慈欣一位真·直·男。《九狐计》的作者YoonHa Lee则是一位韩裔美国人,他的身体为女性,但心理认同为男性。《闭合共用轨道》的作者BeckyChambers与《太像闪电》的作者均为女性,获奖者《方尖碑之门》的作者N·K·杰米辛也是一位黑人女性。


据科幻作家宝树介绍,这也反映出了科幻小说自身发展的规律,近年来传统的古典式硬科幻渐趋式微,多元化的、女性主义的、LGBTQ的科幻方兴未艾,和整个社会的大环境息息相关,悲伤小狗等“科幻右派”随之崛起,但科幻右派们夺权没有特朗普总统那么顺利。所以近年的星云奖和雨果奖作品出现了奇特的两极分化现象,一方面是右派团体疯狂刷票,许多评价不高的硬汉军事科幻纷纷入围;另一方面科幻圈主流的选择也更加“政治正确”,从作家来看阴盛阳衰,去年的星云奖甚至完全被女作家横扫;从作品来看,每年以女性、性转、同性恋为题材获奖的作品也占了很大的比例。


《三体》三部曲是中国作家的作品,似乎带有多元文化的属性。但在价值观上又秉承黄金时代的技术主义,甚至还有几分传自苏联美学的雄浑壮美,和主流的政治正确大异其趣。如今三部曲的英文版都已出齐,它是否会反馈给西方人一些新的东西,是否能在世界科幻史上带来某些转变,是远比得不得雨果奖更有意义的问题。毕竟,大刘已经不需要再用一座雨果奖杯证明自己。


专访刘慈欣:科幻硬核从未过时


本届科幻大会也是史上中国人参加最多的一届,除了候选人刘慈欣外,《科幻世界》、未来事务管理局、微像文化等科幻小分队都赶赴芬兰,科幻作家夏笳、张冉、陈楸帆、宝树、罗隆翔、阿缺、谭钢,科幻学者宋明炜、付昌义等也悉数到场。只是中国作家的遭遇有些离奇:


宝树的微博


还好大刘穿了长裤,只蹭破了一点皮,并未出血。小白狗惊魂之后,大刘接受了凤凰文化的专访。


采访现场


这是大刘第二次因为科幻来欧洲,去年12月来过一次,是去英国、西班牙、德国,进行《三体》外文版的宣传。2016年,因星云奖候选也去过美国,在大刘看来,欧洲和美国的科幻文化是很不一样的,欧洲的文化氛围比较浓,科幻更偏文艺方向,而美国科幻更多的是大众文化。但就科幻迷而言,他们的共同点更多,那种对未知世界的好奇心,那种探索的精神,那种摆脱平凡的日常生活的希望,那种在精神上进入到一个新世界的愿望,以及由此产生的对科幻的热爱,能感觉得到在精神上都是共通的。


谈及雨果奖的评选,大刘自认“从提名的形势看,获奖的希望不是太大”,他读一部分最强的竞争对手的作品《天空中所有的鸟儿》,还没来得及看完,“我当然希望能获奖,但现实情况就是这个样子,这和上次还是不一样的,上次的候选人在读者影响力上没有这么大的竞争力”。


在他看来,任何一个文学题材都有别的文学所不可替代的地方,它之所以吸引人可能很大程度上也是由于这些不可替代的东西吸引了人,科幻也是一样,现在国内的、国外的作家也好,评论家也好,都认为传统科幻好像过时了,我们在现代的浪潮中似乎该寻找一个科幻文学新的方向,这个我承认可能是事实,但是传统技术型硬科幻是不是过时了,这个很难说。昨天有一件事给我印象很深,就在科幻大会的集市上,有一个雨果奖奖杯的展示,不同时期的几十个奖杯都摆在那儿,你会发现,奖杯的底座形状千变万化,但有一个东西是不变的,就那个金属的火箭。不管它是有意还是无意,都很好地展示了科幻的本质,科幻的表现形式可能是变化万千的,但是肯定有一个核心是应该坚持的,不变的,而这个核心正是科幻文学存在的依据,“我觉得一句话说不清楚,它是一种情怀,一种感觉,一种理念,就是用基于科学的想象来表达人面对宇宙面和对大自然这种感觉,来表现人和宇宙的关系,我觉得这是它的核心”。


在获奖结果宣布以后,大刘的心情并未太受影响,当晚还开心地参加了乔治·马丁每年都会举办的失败者party,下图为大刘头戴熊猫面具的照片。


刘慈欣


雨果奖获奖情况一览


在全世界众多的科幻大会中个,世界科幻大会无疑是规模和影响力最大的一个,世界最重要的科幻大奖之一的雨果奖便产生于此。雨果奖由世界科幻协会颁发,为纪念“科幻之父”雨果?根斯巴克(Hugo Gernsback),命名为雨果奖。在世界科幻界,雨果奖和星云奖被公认为最具权威与影响的两项世界性科幻大奖,堪称科幻艺术界的诺贝尔奖。本届雨果奖是史上第四次在非英语国家举行,有超过5700名,来自60多个国家的人参加,这届worldcon也是在美国之外人最多的一届。


上一次有人蝉联最近长篇故事奖,还要追溯到1991-1992年的洛伊斯·莫马斯特·布约道(Lois McMaster Bujold)。很巧的是,今年,洛伊斯凭《佛科西根》系列获得了今年的新奖项“最佳系列小说奖“,颁奖嘉宾正是乔治·马丁。他在颁奖时介绍,最佳系列是今年新加的奖项,不过系列小说实际上和科幻的历史一样,都是很悠久的。上一次有人获得最佳系列奖还是一个叫做阿西莫夫的家伙呢。 他开玩笑说,我认为至少有三部曲才可以获奖(马丁在前两天的茶话会上曾经说道,指环王因为出版装订技术的缘故被拆成了三部,所以后面的小说家好像就都以为小说必须写三部)。


虽然刘慈欣和他的《三体》系列错过再次(也是最后一次)问鼎雨果奖的机会,但《三体》英文版编辑丽兹·格林斯基(Liz Gorinsky)在七年六次雨果提名后,终于将最佳长篇编辑奖收入囊中。小刘也凭借原创作品《幻影》(Simulacrum)的日文版获得了日本星云赏最佳短篇小说引进奖,站到了Worldcon的舞台中央。


刘慈欣的另一位竞争者Ada Palmer,凭借长篇处女作《太像闪电》(Too Like The Lightening),拿到奖励最佳新作者的约翰·W·坎贝尔奖,她拄着拐杖上台领奖时激动地泣不成声,尤其令人动容。“我想不出来比这更高的荣誉了,我们这么努力地创造自己的世界,与别人分享这个世界,我们会继续下去,用尽全身解数把笔下的世界变成最好的一个幻想世界。我一直倍受残疾困扰,而在这里,我必须大声说,如果你也一样身有残疾,或者你身边有残疾的亲友,一定要鼓励他们,无论如何,都不要放弃自己的梦想,一定要坚持下去。”


最佳相关作品奖则选中著名美国科幻作家厄休拉·勒奎因的文集《我所在乎的文字》(Word Are My Matter)。该书收录了这位传奇作家在过去16年里发表的诸多非虚构文章。厄休拉·勒奎因是美国乃至全球最知名的当代科幻作家。当代科幻奖项历史上,两次凭借同一部作品获得雨果奖、星云奖大满贯的作家只有两位。勒奎因是其中一位,而且也是第一位获得如此殊荣的科幻作家。另外一位则是科幻三巨头之一阿瑟·克拉克,却晚了她7年才达实现这一成就。


《降临》从《侠盗一号》《攻壳特工队》等热卖作品中杀出一条血路,获得最佳影视长片奖,也算实至名归。


夏笳与获奖者在一起


中国科幻作家夏笳担任本届雨果奖最佳半职业科幻迷杂志的颁奖嘉宾,她也是第一个在雨果奖担任颁奖嘉宾的中国人。她在worldcon打招呼说:中国你好,如果我的父母在看的话也问你们好。我们的写作培训班大约每期有10-20个学生,我们的目标是帮助把他们的想法变成完整的故事。作为一个教师,我也在努力发展出自己最好的教学方式,比起实际上教学生技巧,我更希望能够给学生以鼓励。 最开始我的父母以为我做的事情很没有意义,尽管他们一直劝我放弃,我还是坚持下来了,我希望能够做没有别人做过的事情。


最佳漫画小说获得者为Marjorie Liu,父亲为台湾人,她的呼声很高,尤其获得了很多美籍亚裔人的支持,同时她也是一位诗人。


2017年雨果奖获奖全名单


最佳同人艺术家TheBest Fan Artist

获奖者:伊丽莎白·莱格特(Elizabeth Leggett)


最佳同人作家TheBest Fan Writer

获奖者:阿比盖尔·努斯巴姆(Abigail Nussbaum)


最佳同人电影TheBest Fancast

获奖作品:Tea and Jeopardy(茶话会与险境提问)

获奖者:Emma Newman with Peter Newman(艾玛·纽曼和彼得·纽曼)


最佳同人杂志TheBest Fanzine

获奖杂志:Lady business(《女士事务》)

编辑团队:Clare、Ira、Jodie、KJ、Renay、Susan


最佳半专业杂志奖TheBest Semiprozine

获奖者:Uncanny Magazine (《怪异志》)


大心奖The BigHeart Award

获奖者:卡洛琳娜·戈麦兹·拉格洛夫(Carolina Gomez Lagerlof)


最佳专业艺术家TheBest Professional Artist

获奖者:朱莉·迪伦(Julie Dilon)


最佳短篇作品编辑TheBest Editor Short-Form

获奖者:艾伦·达特罗(Ellen Datlow)


最佳长篇作品编辑TheBest Editor Long-Form

获奖者:利兹·格林斯基(Liz Gorinsky)


最佳影视短片奖TheBest Dramatic Presentation Short-Form

获奖作品:《浩瀚苍穹》:利维坦觉醒(The Expanse: The Leviathan Wakes)


最佳影视长片奖TheBest Dramatic Presentation Long-Form

获奖作品:《降临》


艾特洛克斯短篇小说奖AtoroxAward

获奖作品:《天泪之殿》The Temple of Heavenly Tears


最佳漫画奖TheBest Graphic Story

获奖作品:Monstress 第一卷

获奖者:玛乔丽·刘(Marjorie Liu)


最佳相关作品TheBest Related Work

获奖作品:《文字是我的事业:关于生命与书》Words are My Matter, Writing about Life and Books

获奖者:厄休拉·勒奎恩(Ursula Le Guin)


最佳短篇小说奖TheBest Short Story

获奖作品:《岁月静如玻璃,年华砥砺于铁》Seasons of Glass and Iron

获奖者:阿玛尔·艾尔摩塔(Amal el-Mohtar)


最佳中短篇小说奖TheBest Novelette

获奖作品:《西红柿盗贼》The Tomato Thief

获奖者:厄休拉·弗农(Ursula Vernon)


最佳中篇小说奖TheBest Novella

获奖作品:《每扇心门》Every Heart a Door Way

获奖者:肖恩·麦奎尔(Seanan McGuire)


最佳系列奖TheBest Series

获奖作品:《佛科西根》系列The Vorkosigan Saga

获奖者:洛伊斯·莫玛丝特·布约德(Lois McMaster Bujold)


坎贝尔最佳新人作家奖TheJohn W. Campbell Award for Best New Writer

获奖者:艾达·帕梅尔(Ada Palmer)


最佳长篇小说奖TheBest Novel

获奖作品:《方尖碑之门》 The Obelisk Gate

获奖者:N·K·杰米辛(N.K.Jemisin)



首页 - 凤凰网文化 的更多文章: